登录
注册

深圳女王调教视频

•  发布时间:21-10-26 21:22:34   •   作者:管理员   • 收藏 0
女王足迹 圈内新闻
<p>“月月,月月”妈妈的叫声打断了思绪中的我,“怎么了/妈妈,”月月看这一脸笑容的妈妈迷惑的问道,“妈妈,看你高兴的,怎么了/是不是这个月奖金又很多了啊?”“傻孩子,你以为妈妈就知道钱啊,是你姐姐回来了。”啊,姐姐回来了,那个让我思念已久的姐姐,不,应该是我思念已久的主人回来了,姐姐出国两年了,还记得两年前,我们因为SM而重新错换了位置,不再是姐妹,而是主奴,但是她一走就是两年,而留下我一个人在想她,憋藏已久的眼泪终于忍不住留下来了,“怎么了?你怎么哭了啊?”妈妈焦急的问我,“没有什么,妈妈,可能是我太开心了吧” “傻瓜啊,也不怪你,哎,你这个姐姐啊,一走就是两年,我也是想她了啊,爸爸去机场接她了,你也准备准备,听你姐姐说她是和她男朋友一起回来的,好了,我去买菜了”妈妈唠叨完走出房门。 关上房门,我躺在床上,看着自己以前和姐姐在一起的日记,是姐姐要我写的,她说这样能让我更好的发挥自己的奴性,虽然这些日记我天天看,但是知道姐姐回来了,看着又是一番滋味。</p><p>&nbsp; &nbsp; &nbsp; &nbsp; “2.3日,我做了姐姐的狗,原来一直和我聊天的S是我姐姐,我好开心,能找到姐姐这样的主人,我被姐姐调教了,好多,还有姐姐的圣水,,,”</p><p>&nbsp; &nbsp; &nbsp; &nbsp;”2.10日。终于我完全做了姐姐的狗,因为我的第一次给了姐姐,虽然好疼,但是却是无比的幸福。。。。</p><p><br/></p><p><br/></p><p><br/></p><p>&nbsp; &nbsp; &nbsp;2.15日。我尝试了gang jiao,灌肠</p><p><br/></p><p><br/></p><p><br/></p><p>&nbsp; &nbsp; &nbsp;2.19日,终于体验了姐姐的黄金,嘻嘻,姐姐的黄金并不是那么的难吃啊,虽然姐姐不要我经常吃,但是以后一定会经常要姐姐给我吃,因为只有这样,才是真正的好狗。</p><p><br/></p><p>&nbsp; &nbsp; 2011年.5.6日,姐姐走了,她被公司选到国外公司了,我好难受,我们疯狂的zhuo ai,姐姐用假吉吉疯狂的享受着我的身体,而我也第一次把黄金吃的那么干净,我哭了。。。我哭了。。。。</p><p><br/></p><p>&nbsp; &nbsp; 看着自己写下的这些日记,眼泪还是忍不住的掉下来,她有男朋友了,她还会做我的主人么?我摖着自己眼角怎么也停止不了的眼泪,打开自己的衣柜,我知道不管怎样,我都要换上她以前喜欢我的那种打扮,丝袜,短裙,高跟,因为姐姐总说,成熟,性感的月月更能让她有征服的欲望,我把自己化的很性感,化上了只给她看的妆容</p><p><br/></p><p><br/></p><p><br/></p><p>&nbsp; &nbsp; &nbsp;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到等待姐姐回来的这几个小时的,妈妈在厨房忙碌着,“叮咚,叮咚”门铃响了,妈妈在厨房喊着我去开门,我赶快走到门前,憋住自己心里的激动,打开门,是爸爸,“月月快来帮忙,你姐的东西也真多,你姐还给你带来礼物了呢”爸爸笑着然后拿着东西走进屋子,爸走进的那刹那,我呆住了,是的,这个在我面前的就是我朝思暮想的姐姐,我的主人,她还是那么漂亮,黑丝丝袜,高跟皮靴,皮短裤,黑色无袖衫,只是头发已烫卷了.......</p><p><br/></p><p><br/></p><p><br/></p><p>&nbsp; &nbsp; &quot;这个就是你妹妹月月吧?”一个男子笑着问姐姐,然后伸出手,对我说,“你好,我叫欧阳名朔,你可以叫我欧阳,我是你姐男朋友&#39;&quot;我看着他身高应该有一米八的样子吧,很像金城武,尤其是眼睛很亮很大,我低着头伸出手,“欧阳哥哥好,然后看着姐姐,“姐姐你回来了,你又漂亮了”我看着姐姐的眼睛,希望从她眼睛里能得到点什么,但是我想错了,她没有了主人时对我那样的态度,只是姐姐般慈祥的笑着对我说“月月丫头又漂亮了,姐姐想死你了,”然后抱着我,开心的笑着。</p><p><br/></p><p><br/></p><p><br/></p><p>&nbsp; &nbsp;“你们呆在外面做什么,还不进来吃饭,都做好了”妈妈端着菜从厨房走出来叫到,我才意识到原来自己太紧张,都忘记叫姐姐进门,到屋里,我们坐在饭桌上,一家人开心的聊着,原来姐姐男朋友是公司集团老总大公子,看的出来她很爱姐姐,姐姐也很爱她,以为我从来没有看到过姐姐对谁这么温柔过,吃完饭姐姐帮妈摖桌子,姐姐变了,变得很勤快了,我终于也明白了,原来姐姐已经很幸福了,我不应该那么自私,还想去继续着主奴的游戏,我叹了口气,开始和他们一起嬉笑着,家里充满着笑声,欧阳很幽默,他说的话总是能让我们开怀大笑,吃完饭我们聊了很久,欧阳走了,本来要带姐姐一起走的,但是姐姐说一家人好久没有团聚了,晚上在家里睡,而是欧阳一个人离开了。。。</p><p><br/></p><p><br/></p><p><br/></p><p>&nbsp; &nbsp;姐姐给我们分发了礼物,妈妈说姐姐路上累,叫我们早点休息,我们也各回各房间,回到自己的房间我看着姐姐给我带的礼物盒,好奇的打开着,原来是一个贞操带,我以前在网上看到过,姐姐送这个,难道。。。。。。?“咚咚,月月开门,&#39;我还没有迷惑完就听到姐姐的敲门声,我胆怯的打开着房门,关上,然后跟在姐姐后面一直不敢吭声。</p><p><br/></p><p><br/></p><p><br/></p><p>&nbsp; &nbsp;“这些年你还好么?”最后还是姐姐打开了沉默</p><p><br/></p><p><br/></p><p><br/></p><p>&nbsp; &nbsp;“还好,只是。。。。。。”我低着头,拉着自己的衣角</p><p><br/></p><p><br/></p><p><br/></p><p>&nbsp; &nbsp;“只是什么?”</p><p><br/></p><p><br/></p><p><br/></p><p>&nbsp; &nbsp;“我想姐姐,我真的好想姐姐,”我哭了,我哭着坐在地下,“我每天都在想你,真的,我从来没有快乐过”</p><p><br/></p><p><br/></p><p><br/></p><p>&nbsp; &nbsp; 姐姐蹲在我面前,抱着我“傻丫头,姐姐也想你,快起来吧,你看你都这么大了,还哭鼻子,像小孬子”</p><p><br/></p><p><br/></p><p><br/></p><p>&nbsp; &nbsp; 我破涕为笑的站起来,抱着姐姐,把头埋在熟悉的怀里,“月月,你说你想我,想我什么啊?难道是想我虐待你,还是想我操你?”姐姐坏笑的问我</p><p><br/></p><p><br/></p><p><br/></p><p>&nbsp; &nbsp;“姐姐,不可以了,我们不能那样了,你有男朋友了,你不在需要我,我们不能。。。。”啪,还没有等我说完,姐姐一个耳光重重的摔在了我的脸上,然后报着我,低着头用她红色嘴唇吻住了我还想说话的嘴,我没有反抗。而是抱着她,任由她的舌头在我嘴里纠缠,而我给她的是强烈的回应,还有低声的呻,一段激情的舌吻后,姐姐看着我:“你骗我,你还想做我狗对么?你还想那样多吗?我看你的打扮就知道,因为你只有在我们的游戏里才化妆这样,”</p><p><br/></p><p><br/></p><p><br/></p><p>&nbsp; &nbsp;“可是。。”我还想说着欧阳,但是被姐姐打断了,“他不影响我们,我们不会被人发现的,如果你还想做我狗,你该知道怎么做”</p><p><br/></p><p><br/></p><p><br/></p><p>&nbsp; &nbsp;我没有了反抗了,因为我本来就没有想过不再做姐姐的奴,如果说这个游戏是姐姐对我的束缚,我宁愿这种束缚是一辈子。我跪在姐姐面前,和以前一样,磕着头低声说“奴婢小花恭迎主人回来,”然后卖力的磕着头</p><p><br/></p><p><br/></p><p><br/></p><p>&nbsp; &nbsp;姐姐没有理会我,坐在了床上,我跪在姐姐面前,“你知道这个是什么吗?”姐姐指着她带给我的贞操带</p><p><br/></p><p><br/></p><p><br/></p><p>&nbsp; &nbsp;“回主人,奴婢知道,是贞操带,”</p><p><br/></p><p><br/></p><p><br/></p><p>&nbsp; &nbsp; “那你知道这个是用来干什么的么?”</p><p><br/></p><p><br/></p><p><br/></p><p>&nbsp; &nbsp;“奴婢知道,这个是用来控制奴婢欲望的”我脸红的说着</p><p><br/></p><p>&nbsp; &nbsp;“知道就好,知道么?其实主人也很想你,很想玩弄你这个骚狗,快来把主人靴子舔干净,搞了一天靴子都脏了”</p><p><br/></p><p><br/></p><p><br/></p><p>&nbsp; &nbsp;“是,主人,”我低着头开始亲吻着姐姐的靴子,皮革的味道刺激着我身体埋藏已久的欲望,我疯狂的舔着,到了那白色的鞋跟,我用嘴吸着,舌头舔着,姐姐用脚猜着我的头,另一只脚伸到我的面前,把我鞋子脱了。我小心的脱掉了性感的皮靴,终于看到了姐姐的丝袜脚,两年了,俩年没有看到了,我怕忍不住吐出舌头去舔着,“我叫你舔了么?贱货,姐姐一脚把我踢开”然后走到我面前抓起我的头发,打着我的脸,没有一点的留情,以为她知道我不需要她的留情,我需要的是她给我最低贱的人格,最严厉的调教。我疼的赶快磕头认错,“贱狗知道错了,贱狗太想主人高贵的脚了,求主人原谅,贱狗以后不敢了”“这次就原谅你,滚过来,给主人舔脚”我赶快喘气的舔着脚,因为走了一天姐姐的袜子用很重的汗臭味,但是就是这个味道却像催情剂一样激发着我的欲望,我更加疯狂的舔着,姐姐也配合这把脚塞进我嘴,大约舔了20分钟左右,姐姐说好了,你去把我打点水,帮我洗脚吧,</p><p><br/></p><p><br/></p><p><br/></p><p>&nbsp; &nbsp;打好水,送到姐姐脚面前,把鞋子放在一边,姐姐已经脱掉了丝袜,只穿了黑色的胸罩还有内裤,“你把衣服脱了,然后给我洗脚,一边脱一边妞着,把屁股也扭给我看看”姐姐命令道。</p><p>&nbsp; &nbsp; &nbsp; 我开始慢慢脱掉自己的衣服,胸罩,丝袜,内裤,我做着下流的扭动动作,没有闪避姐姐对我嬉笑和侮辱的眼神,而是继续yin荡着,我扣着自己早已泛滥的xia ti,当手已经潮湿的看得见yin水的时候,我放在嘴里吸着,摸着自己的胸部,然后背对着姐姐,扶着墙壁慢慢扭动着自己下贱的屁股,慢慢的跪了下来,翘起自己已经发育好了的臀部,扭动着,扳开自己的屁股,我要让姐姐看到我的菊花,还有那湿哒哒的小比,头放在地下,侧脸看着姐姐,吐着舌头,勾引她,只看姐姐穿上了高跟鞋,走了到了我的屁股后面,用她鞋跟插进了我的yin dao,我哦的一声,然后开始有节奏的来回顶着屁股,来迎合她高贵鞋跟的插入,姐姐的节奏很慢,鞋尖在我屁股上摩擦,火辣辣的疼痛让我忍不住叫起来,但是yin dao的刺激的呻吟却也时而让我忍不住狂吼。!</p><p><br/></p><p><br/></p><p><br/></p><p>&nbsp; &nbsp; “啊,啊,啊。啊。好舒服,啊,主人操死贱狗吧”我下贱的叫着,自己的手揉搓着自己的乳房,舌头舔着姐姐刚脱下来的丝袜,我已经不知道自己舒服的感觉是从那里来,只知道自己现在唯一能做的,就是叫出自己额感觉。“啊,主人,贱狗好爽,用力操贱狗吧,啊&quot;。</p><p><br/></p><p>&nbsp; &nbsp;&nbsp;</p><p><br/></p><p>&nbsp; &nbsp; “你真下贱,这样都爽成这样,是不是这么久没有被操,贱比反映太敏感了吧,平时怎么不叫个公狗来操你啊,贱货,我怎么有你这么yin荡下贱的妹妹呢?”姐姐嬉笑着羞辱我,她知道我喜欢这样被羞辱,而且她的目的也达到了!听着她的羞辱,我更加的疯狂,仿佛高潮已经快来临,全身的刺激也慢慢的扩散,就像火山就要爆发一般。“啊,是主人,小花就是下贱的母狗,小花天天想主人您操贱狗,公狗再好也比不上主人您的鞋子,小花不配做您妹妹。小花只能做您最下贱的母狗,啊,好舒服,主人,小花要来了,啊,主人求您用力操贱货”</p><p><br/></p><p><br/></p><p><br/></p><p>&nbsp; &nbsp; 突然姐姐抽出了鞋跟,自己的yin dao也一下子空虚起来,仿佛下面有千万只蚂蚁在咬着,好痒。“你想高潮就高潮啊,我就不让你高潮,滚过来,帮姑奶奶我洗脚,伺候好了,再让你爽”姐姐说完变坐在&nbsp;</p><p><br/></p>
全部评论(0)
  • 暂没评论 ~